服務熱線:0551-62066326

最新資訊

行業資訊

發展民營銀行符合市場需求

文字:[大][中][小] 2013-8-14  瀏覽次數:4372

  郭田勇 中國人民銀行研究生部金融學博士,中央財經大學金融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中央財經大學中國銀行業研究中心主任。主要研究方向為宏觀經濟與貨幣政策、銀行業經營管理、金融監管等。近幾年在國內外重量級報刊發表了多篇觀點鮮明、反響熱烈的學術論文。

 

  今年7月5日,國務院下發《關于金融支持經濟結構調整和轉型升級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金十條”)明確提出:“鼓勵民間資本投資入股金融機構和參與金融機構重組改造。允許發展成熟、經營穩健的村鎮銀行在最低股比要求內,調整主發起行與其他股東持股比例。嘗試由民間資本發起設立自擔風險的民營銀行、金融租賃公司和消費金融公司等金融機構。”此次國務院“金十條”關于擴大民間資本進入金融業的指導意見提出探索設立自擔風險的民營銀行是一個大的突破,日前,本報專家委員會委員、中央財經大學中國銀行業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教授就此接受了記者的采訪。郭田勇認為,“金十條”的推出意味著政府將進一步降低金融機構準入門檻,意味著民營銀行可以不由現有銀行金融機構發起設立,而是由民間資本主導設立。這可能是未來金融改革的主要突破口。

 

  設立民營銀行已時機成熟

 

  記者:近日,國務院下發了《關于金融支持經濟結構調整和轉型升級的指導意見》,提出:“鼓勵民間資本投資入股金融機構和參與金融機構重組改造。嘗試由民間資本發起設立自擔風險的民營銀行、金融租賃公司和消費金融公司等金融機構。”這是否意味著設立民營銀行的時機已經成熟?

 

  郭田勇:近年來,不僅學術界對民間資本參與金融業一直有探索,政策層面對民間資本設立民營銀行也有諸多鼓勵支持。但是,不論是2010年國務院“新36條”提出“鼓勵民間資本發起設立金融中介服務機構”,還是2012年銀監會發布《實施意見》提出“支持民營企業參與村鎮銀行發起設立或增資擴股”,對民營資本進入銀行業提供了細則,但是各種“玻璃門”、“彈簧門”形成了民營銀行真正的門檻。

 

  雖然村鎮銀行民間資本進入量很大,但也不是真正的民營銀行,它的發起人是現有的商業銀行,而商業銀行背后是政府控股,即使它占得的股份未必是控股,但是它的發起人、董事長、行長、風險官等公司治理結構,包括整個銀行的發展戰略等都是由商業銀行主導的。村鎮銀行由于吸收了大量的民間資本進入,在銀行業民營化的過程中是往前邁進的重要一大步,但是今后還需向前邁出實質性的一步。

 

  6月19日,國務院常務會議提出要推動民間資本進入金融業的政策措施,首次提出要探索設立民間資本發起設立自擔風險的民營銀行和金融租賃公司、消費金融公司。6月29日,銀監會主席尚福林在2013陸家嘴論壇上表示允許嘗試由民間資本發起設立自擔風險的民營銀行、金融租賃公司和消費金融公司等民營金融機構。7月5日,國務院發布的“金十條”再次作出表態。決策層的多次表態是真正的、成熟的表態,發起設立真正意義上的民營銀行的時機已經成熟,要成立一些完全由民營資本發起設立的,在經營上、戰略選擇上完全由民間資本、民營企業家主導的商業銀行。

 

  發展民營銀行的意義

 

  記者:發展民營銀行意義何在?

 

  郭田勇:發展民營銀行在引導民間借貸健康發展、服務實體經濟、完善金融體系等方面具有重要意義。

 

  首先,發展有利于引導民間借貸健康發展,符合市場需求。民間借貸行為游離在正常的金融監管范圍之外,其利率水平又非常高,高于正規銀行體系,對于借貸人來講風險大,發生問題的概率高;同時,由于其利率高,吸引力強,因此吸引大量投機性資金涌入,形成了總量大、參與范圍廣、利率高又游離于監管之外的民間借貸熱現象。盡管民間借貸從功能上看能夠替代正規金融機構,應鼓勵其發展,但是相對于正規的銀行貸款來看,其貸款質量較低,風險令人擔憂。在利率尚未完全市場化的情況下,銀行業的盈利水平是很可觀的,民間資本、民營企業家對于更多地參與金融業、參與設立民營銀行有極大的熱情和需求。允許民間資本設立真正意義上的民營銀行是對民間資本的充分利用,有利于遏制借貸沖動,引導民間資本健康發展。需要提醒的是,利率市場化改革正不斷推進,銀行的經營也并不像外界想象的那么容易,需要很高的專業水平。

 

  其次,發展民營銀行有利于緩解中小微企業融資困難,有利于服務實體經濟。金融的本質是服務實體經濟,但是在金融業發展過度和發展不足的雙重因素下,金融業服務實體經濟在某些方面出現懸空式發展。大銀行在面對中小微等基層市場時,交易成本高、信息不對稱程度高、動力不足,因此很多經濟效益比較小的正常企業需要貸款時,現有銀行體系并沒有這種服務能力,不能為這些企業提供資金,最終也導致金融業沒有辦法服務實體經濟。盡管近兩年,為了符合監管部門和政策層面的強制要求,各商業銀行積極設立中小微金融部,表示要擴大對中小微企業的支持,但是大型的央企等大客戶業務供不應求,大銀行沒有更多的精力給中小企業,因此中小微業務規模占比依然不高,服務能力有限,很難像國外的社區銀行一樣真正扎根當地。組建設立民營銀行能夠對現有金融機構起到很重要的補充作用,讓金融機構的觸角進一步向下延伸。與大型銀行相比,民營銀行之類的小銀行因為不具備競爭大客戶的能力就可以專注于中小微客戶,形成一定優勢,有利于保持穩定的融資關系。因此,鼓勵發展民營銀行對于動員社會資金進入實體經濟、實現金融業服務實體經濟的本質具有重要意義。

 

  更重要的是,發展民營銀行有利于打破國有資本的金融壟斷,實現金融市場的充分競爭,完善金融體系建設,為經濟帶來持久活力。我國目前的金融體系是國有資本主導的,由中央政府或地方政府控股,國家是風險的最終承擔者,金融業,特別是銀行業對民營資本有行業準入門檻限制。這種國有資本的金融業壟斷格局造成了銀行業高盈利但低效率、金融業對實體經濟服務不足的弊端,這種高壟斷的金融格局無法形成金融市場的充分競爭。2012年備受各界詬病的銀行業暴利問題就與銀行業的金融壟斷地位密不可分,很多銀行并非依靠其強勁的金融運營實力獲得收益,而僅憑銀行牌照就能輕松賺取高利潤。健康完善的銀行體系應該是一個由大銀行、中小銀行、民營銀行等不同層次金融機構組成的體系,應該是一個能保證國有資本、民營資本、國外資本公平競爭的體系。鼓勵發展民營銀行不僅能夠促進形成銀行業的競爭格局,打破大銀行、國有資本的金融業壟斷現狀,也能倒逼大銀行提高經營效率、改善服務質量,這有利于解決金融體系現存的諸多缺陷,最終形成多層次、高效率、充分競爭的、完善的金融體系,實現經濟持久穩定發展的局面。

 

  不能因風險而拒絕民營銀行

 

  記者:許多人擔心設立民營銀行將帶來一些風險,我們應當如何正確看待這些風險?

 

  郭田勇:盡管之前就有鼓勵民間資本參與村鎮銀行設立的支持政策,但是監管機構為了控制風險,要求村鎮銀行的發起人必須是銀行,大家對于完全由民間資本設立銀行一直存有擔心。第一,民間資本是否懂金融,其金融業運營能力尚不可知;第二,民間資本設立銀行,如果自身企業流動性不足,會不會把民營銀行作為自己企業的抽水機,把錢全部放貸給民間資本自己的企業;第三,如果做不好銀行,一旦出問題,會不會把儲戶的錢都卷跑了。這些擔心是有必要的,銀行不是誰想干就能干的,強調風險沒有問題,但是無需夸大,更不能以風險大、門檻高就不開放,并以此扼殺民營銀行的發展。首先,作為最基本細胞的小銀行會在縣域地區經營,即使發生風險事件,損害也不會特別大;其次,絕大部分的民營企業家做銀行會將銀行當作事業來經營,攜款潛逃不是他們的目的。所以,不能總是戴著有色眼鏡來看待民間資本辦銀行。近年來,我們開放有余,但是改革不足,外資都可以在中國境內辦銀行,但是民間資本卻不可以,有諸多準入門檻,中國的銀行都必須由政府發起設立,這種思路本身就值得反思。由于村鎮銀行比較小,風險相對可控,完全可以甄選一些經營水平比較高、經營比較規范、確實在貸款中以小微企業為主的民營企業,從小的金融機構開始,讓民間資本做主導性參與,設立真正的民營銀行。

 

  銀監會主席尚福林在陸家嘴論壇上明確表示鼓勵發展民營銀行的同時,指出要通過相關的制度安排,防范道德風險,防止風險外溢,“金十條”也強調,嘗試設立的民營銀行需要自擔風險,這避免了在存款保險制度尚未建立、市場退出機制尚不健全的現狀下,風險處置真空,或依賴國家對風險損失兜底,也符合收益回報與風險承擔相一致的原則。

 

  我國的銀行體系抗風險能力已有所加強,金融監管體系也日趨完善,加上民間資本體量大、資本雄厚,所以我們已經有能力逐步嘗試設立民營銀行,引導民間資本進入金融業。

 

  建立存款保險制度解決風險問題

 

  記者:對于民營銀行采取何種機制進行風險自擔?有人認為應采取無限責任制,對此您持什么觀點?

 

  郭田勇:我不認同這個觀點。企業實力要雄厚才能承擔風險,但是并不意味著就要用無限責任制的方式。我國古代的錢莊就是無限責任制,一旦經營出現問題,其土地、家宅等也需要拿出來做賠償,這對于經營者的壓力是很大的,約束作用也很明顯,但是我并不同意設立類似合伙制的、無限責任制的民營銀行,這主要有以下兩方面的考慮:一方面,其他銀行,不管是國有資本還是國外資本都是有限責任制,為什么民營資本辦銀行就要無限責任制,這本身對民營資本不公平,可能會讓市場理解為是一種歧視民營資本的行為。另一方面,無限責任制的發展很困難,無限責任制大多帶有家族性,如果增資擴股,引進其他股東,擴大經營,那么在定價、資本配置等方面會出現很多問題。所以,我希望民營資本依然采取有限責任制的經營模式,可以找資本實力雄厚、經營上信用度較高的企業來做民營銀行。

 

  如果能像“金十條”中表述的那樣,真正從觀念上做到將國有資本和民間資本一視同仁,接下來就應當出臺清晰、透明的準入標準。解決民營銀行經營失敗的風險,最簡單的方法就是盡快建立存款保險制度,設計好如何建立、如何出資、如何管理等一系列問題,并以此為契機,將現有的存款類金融機構也納入存款保險制度,完成長期以來屢蹴不就的存款保險制度的建設,完善金融機構退出機制,完成利率市場化以及金融體系的改革。

 

  目前,我國設立了溫州、泉州、前海這三個全國性的金融改革試驗區,這些實驗區都在搞實驗,不排除從中做出一兩家民營銀行。當然設立民營銀行的地區和領域并沒有限制,所以民營銀行的發起設立包括但不限于以上三個試驗區,例如北京、上海等地區的民營企業家也非常多,他們希望設立組建民營銀行的訴求也很強烈。據我所知,今年,或者放寬一點說今明兩年內,在政策層面至少會設立一兩家真正意義上的民營銀行,然后通過試點,對民營銀行經營方向進行制度安排,有效規范、約束其行為,權衡并檢驗民營銀行的發展,為未來進一步降低銀行業準入門檻、為民間資本進入金融業開閘提供政策依據,讓民營銀行逐漸成長為我國金融體系中的重要力量。
 

皖公網安備 34019202000399號

英雄荣耀电子游艺 时时缩水随便用 新疆时时-计划群 彩票36选7怎么买 福建时时快3 江苏11选5开奖网站 东方6十1历史开奖结果 河南泳坛夺金今天 jj新疆时时票 王牌对决梭哈手机版 时时免费开挂软件 中奖助手之11选5 香港赛马会168开奖现场直播 pk10技巧注码 五张扑克牌 安徽时时预测软件 深圳风采开奖与走势图